喜鹊降级老板有毒!你曾经被纽卡斯尔球迷感动过吗?

和新近爆红的莱斯特城不一样,纽卡斯尔早就闻名遐迩,很大程度上因为这个足球俱乐部。他们并不成功,上一座奖杯还要追溯到1955年的足总杯,上一个顶级联赛冠军,更是久远的1927年。

这座城市同样规模不大,市中心区域人口不到三十万,整个泰因塞德郡,人口也不到九十万。

但是因为“喜鹊”球迷的热情,因为他们的忠诚,因为他们几乎每场比赛,都能塞满容量52000多人的圣詹姆斯公园球场。风雨无阻、雾雪难挡,纽卡斯尔从而站上了世界地图。

然而在2016年5月11日的深夜,在一个没有纽卡斯尔联队比赛的英超夜晚,这支号称“英格兰所有球迷的第二主队”,降入英冠。就在这天,他们位列福布斯足球俱乐部财富榜第20位。

麦克·阿什利,一个来自东伦敦的大胖子,一个从做盗版球衣、运动装备连锁店,变成上市公司富豪,他在2007年收购了这个英格兰东北最大俱乐部。

就在一年前,当2014-2015赛季最后一轮之前,阿什利很意外地接受了一次媒体采访,回顾又一个糟糕的英超赛季。他谈话的内容,当然包括“对我们所在处境表示惊诧”。

但重点在于,他治下的纽卡斯尔联队俱乐部,财务健康、经营稳定:“我们已经有了很好的车辆,现在需要的是拴好马匹,让这辆马车稳步向前。”

这是很有企业家风范的话语,但这种表态是否适合这家俱乐部,以及这座沉浸在浓厚得让人窒息的足球氛围当中的城市,谁也说不清楚。

当时阿什利还对着摄像机镜头发誓:“从今天开始,我们会把控住自己的运气”。

他们在上一个赛季堪堪保级,经历了前任主教练阿兰·帕杜被整个球场倒戈,阿什利开始改变,封闭了两个转会窗口的财务钱袋,被重新打开。

他们开始努力引进欧洲大陆年轻才俊,他们左右甄别,几经转折,从英冠德比郡俱乐部,挖来了前英格兰主教练麦克拉伦。

但真正的噩梦,不是数千球迷高举着“帕杜滚蛋”和“东伦敦黑手党滚蛋”的横幅抗议,不是喜鹊名宿基冈、希勒们的口诛笔伐,不是贝尼特斯临危受命后,废弃了类似谢尔维这些重金新援的举动。

这一次降级,恰恰发生在英超史上最大媒体版权合同启动之前,从2016-2017赛季开始,未来3个赛季,每个英超俱乐部,哪怕是垫底降级队,每个赛季获得的保底媒体版权收入都在1亿英镑以上。

巨大的经营红利就在眼前,而这个规模巨大的纽卡斯尔联队俱乐部将与其失之交臂。

这个赛季,吝啬的阿什利整体投资超过8000万英镑,失败从表面上看,是运营管理的全方位错误累积而成:任命麦克拉伦,就是一个错误决定。

从2015年帕杜走人开始,纽卡就想从德比郡挖角,结果只是教练而非“足球经理”的麦克拉伦方寸大乱,德比郡上赛季后半段一路狂泻,从升级最大热门失落附加赛。

巨额投资购买新援,所选非人,决策过程更和主教练无关,这是比任命错误的主教练更糟糕的错误。

2008年基冈从纽卡辞职时,发誓不再执教他挚爱的故乡球队,因为“任何俱乐部都不应该将主教练不接受的球员,强加于人”。

东伦敦老板有他的经营才华。Sport Direct这样市场形象糟糕的运动品连锁店,能做成体量巨大的上市公司,他知道如何摆布职业经理人和投资人。

收购纽卡之后,他一直将主教练当做职业经理人对待,管理好训练、保证球员能力合理发挥即可。但在英超,绝大部分主教练都身兼包括转会、构队事务在内的足球总监职务。

1500万英镑从马赛买来的托万,比两年前收购的卡贝拉更失败,如今已经被回租给马赛;1月转会窗收购的萨维特,首发两场;从莫斯科中央陆军租借的前锋多姆比亚,至今没有首发。

转会总监格雷厄姆·卡尔,曾被认为是天才,在得不到和主教练良好沟通前提下,服从阿什利以及他任命的总经理查恩利指派,转会一笔不如一笔。

贝尼特斯确实重新整合了球队,让大部分出工不出力的主力们:心向欧冠的西索科、客场不会进球的维纳道姆、几乎常常犯错的前队长科洛奇尼……集中精力竞赛,可这换帅决定,来得又太晚。

上一次降级,一年之后纽卡就夺冠英冠,重归英超,此后帕杜一度将球队带到英超第五,但阿什利时代的其他赛季,纽卡的排名分别是英超第12、第18、英冠第1、英超第12、第16、第10以及第15。本季排名,应该是第18位。

这座城市为足球而疯狂热情,冬日比赛我们总能看到一些膀大腰圆壮汉看台上赤膊观战,可见一斑。

老板有毒,过于热情、无孔不入的足球关注,同样有毒。城市环境要改变,那是移风易俗的文化挑战。喜鹊想要真正健康地飞翔,这有毒的老板,是最大的病源。

明年他们可能就会回来,回来之后未必有多大改变。庆父不死,鲁难未已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