躁动的帝国(9)

楚天都市报讯 协约国对威尔逊那些华而不实的想法不感兴趣,他们心里想的是复仇、新的殖民地和海上霸权

当国内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威尔逊的外交政策时,威尔逊还是给伤痕累累的欧洲送去了光明。1918年12月18日,威尔逊飞抵欧洲,参加巴黎和会。崇拜者们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。赫伯特·乔治·威尔斯回忆说:“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,威尔逊总统来了。他给全世界人民带来了福祉。全世界都因为他的到来而沸腾……他不再仅仅是一位总统,分明是人类的救世主。”

德国人相信了威尔逊的“十四点和平原则”,在投降书上签了字。他们相信德国会得到公正的对待。在德国小镇上,人们举着标语迎接回国的军队。标语上写着“欢迎回家,勇敢的战士们,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。上帝和威尔逊会替你们做下去”。德国人民推翻了帝制,建立了共和政府,整个国家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但是在巴黎和会的谈判桌上,笼统的“十四点和平原则”并没有起到预期的作用。威尔逊错过了和协约国谈判的最好时机,现在他已经没有什么牌可以出了。他曾幼稚地对爱德华·豪斯上校说:“战争结束时,我们能够迫使英国和法国按照我们的想法行事,因为我们手里有他们想要的经济援助。”

协约国并没有理会对美国的债务,他们拒绝了威尔逊的建议。为了赢得战争,协约国已经付出了高昂的代价。他们对威尔逊提出的那些华而不实的想法,包括世界安全和民主、公海航行自由和永久的和平不感兴趣,他们心里想的是复仇、新的殖民地和海上霸权。威尔逊自己也违背了这些原则,干涉俄国内战并在其国内驻军。协约国的拒绝接踵而至。英国明确表态,他们无意遵守威尔逊公海航行自由的原则,因为这将导致英国海军控制贸易航路的能力受限;法国也明确表态,他们不能接受没有惩戒条款的条约。和会召开时,法国已经有100多万士兵殒命,英国的人数也将近百万。英国首相劳合·乔治讥笑宣称,美国连一间棚屋都没有损坏,当然说得轻轻松松。法国重提他们在普法战争中被德国打败后的耻辱遭遇,他们进一步要求削弱和分割德国。

1919年1月12日,来自27个国家的代表参加了巴黎和会。他们面临的任务十分繁杂。奥斯曼帝国、奥匈帝国、德国和沙皇俄国已经或者即将覆灭。新的国家已经成立。革命运动此起彼伏,饥荒猖獗,疾病蔓延,无家可归的人们到处可见。世界呼唤富有远见的新领导者。威尔逊称自己是“上帝的使者”,但劳合·乔治、克列孟梭和意大利首相维托里奥·奥兰多并不领情。克列孟梭说:“威尔逊先生为我带来了他的十四点。我的老天!全能的上帝才只有十点!”他十分赞同克列孟梭对威尔逊的回应。他说:“威尔逊总统飞越大洋来到巴黎,偶尔地张张嘴,可是却让大家不知所云。这时,克列孟梭会睁开他那大大的眼睛,好奇地看着他,然后转向我说,‘他又不知在说些什么了’。我想这位梦想家总统是真心把自己看作是上帝派来的,是来拯救穷困潦倒的欧洲野蛮人的。”劳合·乔治也在嘲笑自己尴尬的处境:“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坐在耶稣和拿破仑皇帝中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