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朗普坐立不安德桑蒂斯很忙

据Politico11月17日报道 要成为总统,唐纳德·特朗普必须击败佛罗里达州州长。要想再次成为总统,他可能必须再做一次。

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里,最重要的政治事件是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之后可能采取何种行动。人们普遍预计,共和党将在中期选举中大获全胜,但结果并非如此。然而,在这个最重要的故事中,有一场一对一的对决将最扣人心弦:特朗普将不得不尝试在2022年、23年和24年对现任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·德桑蒂斯(Ron DeSantis)采取他在2015年和2016年对前佛罗里达州州长杰布·布什(Jeb Bush)所做的事。

不过,在唐纳德·特朗普第三次真正宣布竞选总统的头几天,他的麻烦在于,今天的特朗普已经不是七年半前的特朗普了,现在的罗恩·德桑蒂斯也不是当时的杰布·布什。据这三人的助手和顾问,以及从佛罗里达到华府等地的数十名内部人士、分析人士和工作人员估计,德桑蒂斯可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,而特朗普则可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弱。换句话说,一切都不同于往日。

是的,和布什一样,德桑蒂斯拥有强大的筹款实力,加上精英顾问、媒体和右翼金主明显(而且越来越多)的青睐。但是,尽管布什在他的黄金时期是政治巨人——有些人称他为“杰布国王”——但他开始竞选总统时已经62岁了,而且已经离开政坛8年多。当然,他也是一位总统的儿子和另一位总统的兄弟,不过他的姓氏与其说是有益的资产,不如说是他会随时成为愤怒的反建制派攻击的对象。

而德桑蒂斯现在才44岁。他先后就读于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法学院,但他在达尼丁市坦帕湾郊区的中产阶级家庭长大。他的父亲为尼尔森安装设备。他母亲是一名护士。在今年的选举中,不少共和党人出人意料地失败了,德桑蒂斯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赢家,以令人瞠目的19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第二任期。2018年没有投票给德桑蒂斯的人显然在2022年投票给了他。如果说2015年的布什已经是过去时,那么按照鲁珀特·默多克(Rupert Murdoch)的《纽约邮报》(New York Post)的说法,现在的德桑蒂斯被视为“DeFuture”。在坦帕的胜选演讲中,德桑蒂斯宣布他和他的竞选团队“改写了政治版图”,在他面前的不是佛罗里达州的州旗,而是一面巨大的美国国旗。

因此,相比德桑蒂斯,人们更容易把特朗普跟杰布·布什相提并论——一个对自己过气毫无自知之明的人。“他是一个行尸走肉,”长期居住在佛州、主要是人的大捐助者约翰·摩根(John Morgan)说。“他已经连续输掉了三次选举,“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都鄙视特朗普,而共和党的大多数人正在向前看,”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之前和期间最早的政治顾问之一萨姆·农伯格(Sam Nunberg)告诉Politico。

不仅仅是默多克的《纽约邮报》、福克斯新闻和《华尔街日报》指责特朗普造成了共和党的大量失利,并大声疾呼选民调整偏好。从参议院到众议院,再到各州,此前支持他的民选官员也开始逐渐疏远他。或许同样重要的是,中间偏右的博主、评论员以及迈克·塞诺维奇(Mike Cernovich)和坎迪斯·欧文斯(Candace Owens)等有影响力的人公开批评了一个他们曾经崇拜的人。一些最新的民调显示,更多的共和党选民更希望德桑蒂斯而不是特朗普当选。

换做其他任何人都会承认这个血淋淋的现实,然后消失,或者至少休息一下。但特朗普毕竟是特朗普。尽管76岁的特朗普一直在以各种方式制造混乱,但你其实可以预料到他的行动。他不会释怀,因为他从未释怀过。他不会承认失败,因为他认为自己从来没有输过。他不会心甘情愿,更不会优雅地放弃聚光灯,因为他从来没有放弃过——尤其是不可能对一个看起来有能力的后生认输。特朗普的前公关和顾问艾伦·马库斯(Alan Marcus)告诉Politico:“他也无法接受离开,因为那会表明他是个失败者。”所以他要攻击德桑蒂斯。他已经开始了。这是否有效还有待确定。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,即将发生的事情其实一点也不神秘。

“特朗普只会扑向德桑蒂斯,”曾经的共和党工作人员麦克·斯蒂帕诺维奇(Mac Stipanovich)说。由于对特朗普的厌恶,他现在是一名注册的无党派人士。“很多人现在不看好特朗普,我觉得他们还是有点大意了,我绝不会低估他践踏竞争对手、赢得初选的能力,”共和党顾问亚历克斯·科南特(Alex Conant)说;他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是马可·卢比奥(Marco Rubio)的关键助手。

“德桑蒂斯的团队里都是聪明人,”反特朗普的共和党策略师、林肯计划的联合创始人里德·盖伦(Reed Galen)告诉Politico,“但他们以前从未面对过吃脸的怪兽。”

“人们忘了特朗普能对别人做出什么,”特朗普的一位亲密顾问告诉Politico。

特朗普称林赛·格雷厄姆是“白痴”(后来叫他“马屁精”)。他把本·卡森(Ben Carson,后来的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)比作猥亵儿童者。“瞧那张脸!”他说的是卡莉·菲奥莉娜(Carly Fiorina)。这个名单很长。

但他对杰布·布什所做的就不同了。他的说法格外恶毒。他没有嘲笑他的政策。他嘲笑他本人。他说他“软弱”。他说他“绝望”、“可悲”、“可怜”。他说他“不是一个总统的料”。他说他“不具备一切条件”。他说他“让他的家人尴尬”。不过,最重要的是,特朗普称他为“低能量”——“低能量杰布”,这当然是最让人印象深刻的。

作为回应,布什表达了一种困惑,他说自己不明白为什么要被人这么践踏,这些话回想起来有点可爱,但那是一种可悲的天真。他“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它,它就变成了事实,这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事情,”他曾这样评价这些绰号。最终,他试图在辩论中与对手讲道理。布什在2015年底对特朗普说:“你不能用侮辱的方式登上总统的座位。”

“他通过摧毁那些试图反对他的人而获得胜利,”长期居住在纽约的策略师汉克·辛科普夫(Hank Sheinkopf)说;几十年来他一直在观察特朗普。

“他毫不留情,把所有对手一个接一个地打倒,”特朗普的一名前顾问对Politico说。

不难理解特朗普为何如此专注而残忍地对待布什。2015年11月,特朗普在特朗普大厦接受采访时说:“当我第一次竞选时,我狠狠地打击了他,因为我认为他会是我最大的对手。你知道,他是建制派。所以我狠狠地打击了他。”

所有这一切,至少在当时让人感到震惊。这也非常令人惊讶。“而且我认为这种意外不可能出现两次,”前特朗普公关马库斯解释道。

“人们对布什感到厌倦,杰布因此受到打击,但现在人们对特朗普感到厌倦了,”共和党资深顾问埃德·罗林斯(Ed Rollins)曾管理罗纳德·里根1984年的连任竞选活动,也曾担任支持特朗普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主席,但现在支持德桑蒂斯。

“特朗普在2016年新鲜又有趣,”前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卡洛斯·库贝罗(Carlos Curbelo)告诉Politico。“现在他老了,人们腻歪他了。”

“我早就说过:人们厌倦了特朗普的节目,”关于特朗普的书《疯狂的方法》(the Method to the Madness)的作者艾伦·萨尔金(Allen Salkin)告诉Politico。

过去并不总是序幕,但对特朗普来说,几乎总是如此。他被逼到了一个角落,他有一个很容易识别和明显的敌人,此时的特朗普通常是最凶猛高效的。对特朗普来说,战斗和敌人是燃料。

如果没有特朗普的支持,德桑蒂斯几乎没有机会在2018年当选州长。和特朗普一样,他必须在初选中击败一个由建制派挑选的领跑者,如果没有特朗普,他做不到这一点。一种理解方式是特朗普造就了德桑蒂斯,但更准确的解读是德桑蒂斯利用了特朗普。即使是不喜欢德桑蒂斯的人也总是说,他是个好学生。他想出了如何利用特朗普,同时在很大程度上避开特朗普带来的负资产。他得到了他想要的。从那以后,他就开始跟特朗普保持一定的距离。现在特朗普在走下坡路,而德桑蒂斯在上升,特朗普似乎知道这一点。

在宾夕法尼亚州中期选举前的一次集会上,他第一次给德桑蒂斯起了外号,称他为“Ron DeSanctimonious”。(这完全比不上“低能量的杰布”那么朗朗上口。)在俄亥俄州的一场集会后——他本想在那里宣布他将再次竞选总统,但被顾问劝阻了——他对德桑蒂斯发出了赤裸裸的威胁:“如果他真的参选,我会告诉你一些关于他的事情,不会很讨好。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他,也许除了他的妻子之外,她才是真正负责他竞选的人。”他没有祝贺德桑蒂斯在选举日大获全胜。相反,他在Truth Social上指出,他在2020年获得的选票比德桑蒂斯在2022年多。一天后,他发表了一份478字的声明,指责德桑蒂斯缺乏“忠诚和品位”。这可能只是攻击的开始。

到目前为止,德桑蒂斯的回应基本上是不回应。他可以再这么维持一段时间。战略家们认为,他的连任及其优势,为他赢得的不仅仅是政治权力的提升。这也为他赢得了时间。特朗普坐立不安。德桑蒂斯很忙。比如,就在特朗普对德桑蒂斯进行了最大规模攻击的同一天,德桑蒂斯就飓风妮可举行了简报会。佛州明年的年度立法会议将从3月的第一周持续到5月的第一周,共和党控制、德桑蒂斯主导的一群议员肯定会给他提供一些法案,让他签署,如果需要的话,这些法案将被添加到早期的州巡回演说中。

如果不回应的时间太长,德桑蒂斯可能会显得很虚弱。但现在呢?“如果我是他,我会继续不予理会,”特朗普的一位前顾问说。“这会把特朗普逼疯的,”另一个人说。

从佛罗里达到华盛顿,很多人在表扬德桑蒂斯的同时,也在列举他们认为他的缺点(他的对手太弱,他可能给人一种易怒、不讨人喜欢、孤僻的感觉,他的脑袋太大,圈子太小……)。但无论如何,他的形势远比杰布·布什好。

共和党战略家利亚姆·多诺万说,布什“是完美的陪衬——建制派的宠儿,曾是一位成功的州长,但与基层选民的期望却相差甚远。不管你怎么看德桑蒂斯,他完全不是那种人。”

斯蒂帕诺维奇说:“德桑蒂斯并非没有天赋,但敏捷和即兴发挥并不在其中。他是工程师,不是艺术家。”

前佛州国会议员、前共和党人大卫·乔利(David Jolly)说:“我还是会认为罗恩在面对面的竞争中占优势,但就一些人现在宣布的加冕典礼而言,我们还为时过早。”

今年秋天早些时候,在中期选举之前,我和里克·威尔逊(Rick Wilson)通了电话。威尔逊是共和党策略师,也是林肯计划(Lincoln Project)的负责人。我们谈到了即将到来的冲突。他对德桑蒂斯是否具备扳倒特朗普的能力表示怀疑,但仍对未来做出了设想。

“假设你打败了他。假设你每次辩论都把他揍得屁滚尿流。假设他在每场辩论中都一塌糊涂而德桑蒂斯口齿伶俐,才华横溢,风趣幽默,做了所有你需要做的事情来说服初选选民。让我们假设这种情况发生,唐纳德·特朗普会做什么?”威尔逊问道。

“没错,”威尔逊说。他还说,特朗普不会做的还有:“唐纳德·特朗普说,‘我被这个聪明的年轻人罗恩·德桑蒂斯光明正大地打败了。我相信他是我们党和我们国家的未来。我期待着尽我所能确保他在2024年当选总统。’”

上周Politico和威尔逊继续聊起了这个话题。威尔逊说:“特朗普是一个政治自杀式炸弹袭击者,特朗普完全可以说,‘好吧,你不喜欢我?我要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加竞选。’”

在一次集会中,罗恩·德桑蒂斯走向舞台时向唐纳德·特朗普竖起了两个大拇指。

对于共和党人,对于任何共和党人——不管对方是不是罗恩·德桑蒂斯——恐怕都很难在大选中赢得白宫。

“让我告诉你,”威尔逊说。“唐纳德·特朗普宁愿乔·拜登当一千年的总统,也不愿罗恩·德桑蒂斯当五分钟的总统。”

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